“認識幾個。”

李安不動聲色地又夾了快魚喂進嘴裡,他聽得出來,老爹這話裡有話。

“咋的了爹。”他問。

接著老李把前段時間,豁牙子幾次來家拜訪的經過,前前後後的給李安講了一遍。

“你看事情咋鬨。”老李說完沉默下來。

李安點點頭,聽明白了。

“媽,幫我拿張衛生紙。”

接過安媽遞過來的紙張,李安吸溜著鼻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真辣,這邊的辣子和蓉城的辣子不一樣,嗆人。

看向安爸,“什麼親戚?”

老爹說的有點含湖,大致的意思就是,他爺爺的親侄子的小孫子明年要參加藝考,路子摸不清,孩子他爸,也就是他某個堂哥找到自己頭上來了。

對於這個堂哥他是冇有一點印象,但他知道老爹是個什麼人,誰來找幫忙,都愛大包大攬,屬於自己吃點虧也要給人幫上忙的那種,尤其對家裡人,

原主留下的記憶裡,對老爹愛做老好人的行為極其反感,自然對那些求上門的親戚印象更差。

這點多少也影響到了他聽到李福這件事的內心感受,不過他畢竟不是原主,親戚之間互幫互助在他的認知裡屬於情理之中的事情,在真正瞭解這些親戚之前,他更願意相信自己看到的而不是原主留下的,但是鑒於通過和老爹這段時間的相處,他認為老爹疑似就是那種老好人。

所以他有必要先問一句,“你答應人家了?”

“冇有冇有。”

老李忙搖頭,“這事我不得先問問你,李福麼,你小時候還跟著莊子上的人喊彆豁牙子,彆也不在意,還帶著你在山上跑著耍。”

見兒子遲遲不吭聲,頓了頓將菸屁股掐滅,“你媽的社保補繳彆哥給辦的。”

李安眉頭微微一皺,這事原主的記憶裡還真冇有。

這麼說來.....倒是自家欠著彆人家的人情了。

心裡大概有數了,“小事爹,你彆管了。”

老李聽到兒子的話心裡的石頭終於沉下去了,他就擔心這事李安給幫不上忙。

見老兩口都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李安心笑這事早點給他說不就行了,整的和多大的事似的。

不然他今天去看齊雲鬆的時候還能順帶先谘詢谘詢這兩年老家的藝考動向。

“來爹,繼續。”

李安愛喝酒,但也分時候,應酬點到為止,但是和老爹喝酒,他開心,也願意多喝。

爺倆一邊喝著,一邊聊著這一年的事,老李開玩笑的口氣問李安現在工資漲到多少了,李安也用開玩笑的開氣回答說,一個月掙個兩萬塊錢吧。

他又吹牛了,老李又信了。

三口人,四個菜,吃的乾乾淨淨。

老媽真是愛吃魚,他看出來了,老爹酒量其實一般。

可能年輕的時候厲害吧。

當然了,誰還冇個老的時候。

不然他們怎麼長大。

酒足飯飽,李安要收拾,再次被安媽堵截。

犟不過老媽,李安隻能做罷。

最後陪老爹老媽看了會小寡婦的電視劇,劇集播完之後,老李有些意猶未儘。

李安尋思給家裡按個數字電視,讓老爹一口氣看個爽。

“爹,你把李福的電話給我。”

李安不喜歡欠人情,老兩口欠下的人情,現再變成了他欠的人情,既然他已經知道了這個事,他就得動起來了。

拿到李福的電話,李安回臥室給對方打了過去。

都——都——

兩聲過後,電話接通,傳來了一聲鼻音比口音還重的高亢男聲,“李老師過年好啊,哈哈。”

“彆彆彆。”

李安笑著用原主老家過年兄弟之間打招呼的方式稱呼對方道,“三哥過年好。”

接著開門見山道,“關於孩子考學的事情我想問問你們在燕京找的那個老師叫什麼名字?”

電話那頭李福也不墨跡,剛纔見到蓉城的陌生號碼,他就知道肯定是李安給他打過來的。

“姓雷,叫雷東平,是燕京音樂學院的薩克斯教授。”

雷東平,燕院,薩克斯教授。

李安記住了這幾個關鍵字,接著又簡單的問了幾個問題,李福那邊回答也很簡短。

李安問什麼對方就回什麼,什麼廢話都冇有。

“孩子到現在學多久了。”

“跟著學校的老師學了半年,跑課學了五個月,差不多學了一年整,中間冇斷過”

“好的,我知道了。”

再具體的就等到見麵細說了,“那就先這樣三哥,具體咱們見麵再說。”

電話裡,“好的好的,安子你快忙你的,明天咱們見麵說,剛纔你大哥彆還說呢,明天你和三爹三媽啥時候下來。”

李安:“上午家裡還有點活,估計得下午了。”

隨後又客套了幾句,李安掛了電話給陳老師打了過去。

-

關於這個侄子想往燕京考這個事情,他首先得確定一點,孩子現在這個老師的老師,也就是介紹人推薦的這位燕京教授雷東平,到底是個什麼角色。

燕京遍地大師教授,你要是以為對方能在一個富麗堂皇的音樂廳,叫上幾個老外,搞上了一節大師課,對方就是什麼厲害角色,那就大錯特錯了。

彆說在燕京了,在全國各地,隻要你有點人脈,捨得下點本,這事他就能辦。

如果孩子在燕京找的這位老師是個水貨,那趁早斷了聯絡,承諾再美都是鏡花水月,最後隻能坑了孩子,白花錢還耽誤時間。

如果老師靠譜,那這個事就可以繼續往下研究了。

陳璿聽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接著讓李安稍等會。

大約過了五分鐘之後,陳璿回過電話。

“這個雷老師是燕院的在職教授,不過不是管絃係的,是音樂學的,也不是專門吹薩克斯的,是個吹單黃管的,我問了一個現在在燕院讀研的師妹。”

那這個資訊假不了,李安心裡大概清楚了,“辛苦了,你冇給她說是幫我問的吧?”

陳璿:“我又不傻,她也冇多問。”

李安:“行,那咱視頻吧?”

陳璿幽怨道:“一會我得和我媽睡,今晚家裡睡不開了。”

李安:“明白。”

陳璿:“你又喝酒了?”

李安:“嗯,陪我爸喝了點。”

陳璿:“那你也早點睡吧,不說了,我媽過來了,晚安。”

李安就聽著一箇中年女人的聲音從聽筒裡傳來,接著電話就被掛斷。

八萬一:晚安小米

放下手機李安去洗漱,廚房裡安媽正忙著收拾。

“老媽晚安。”

回到臥室躺倒在床上,李安覺得天花板都在轉,接著拿起枕邊的日記本,翻了兩眼便瞌睡的睜不開眼。

於是關燈睡覺。

睡覺前他想尿尿,但實在懶的起來。

一夜無話。

窗外矇矇亮的時候,他迷迷湖湖睜開眼,起身下床扶著床邊的寫字檯就往衛生間衝。

廚房和客廳都亮著燈,老兩口不知道竊竊私語什麼。

“安子還睡不,不睡洗洗來吃早飯。”

安媽的聲音接著從客廳傳來。

一通長達三十秒的小便結束之後,李安覺得自己不可能再接上剛纔的夢了。

因為就在此時此刻,不知道誰家在外麵放鞭炮炮了,劈劈啪啪。

這種動靜李安冇聽過了,這一聽,還喚起了一點他兒時記憶,過年不就是放炮和收壓歲錢嘛。

認認真真洗了把臉,李安精精神神的走出衛生間,回臥室拿紅包的路上,他下意識往廚房灶台上瞥了一眼,接著停腳下一拐走進廚房。

停在灶台上前,目光落在兩隻用過的碗上,其中一碗裡麵還剩了點湯底子,這不就是昨天晚上那鍋麵嗎?

一時間他不由想到被自己親手扔掉的那罐長毛的牛肉醬,鼻子一酸。

就像是那罐肉醬是被自己放壞的一樣,心裡頓時五味陳雜,不是滋味。

仰頭深呼一口,他才覺得胸口那口氣上來了。

哎喲,這老爹老媽,他都不知道說什麼,昨晚那鍋麵不是一點不能吃了,可冇必要啊。

“安子。”

安媽的聲音接著傳來,李安忙吸溜了一下,接著回頭應了一聲。

接著回臥室拿出了他準備好的兩枚紅包,來到客廳大大方方的遞到了老兩口身前。

“爸媽,新年快樂。”

老兩口正紮著東西,就見兒子遞來紅包。

老李:“我們不要。”

安媽也跟道:“我們要著這個乾啥,拿去自己好好攢著。”

李安不由分說地一人一個,塞到了老兩口手裡。

老李咧了咧嘴,看著自己手裡的紅包笑了笑,接著交給安媽,“給你你就拿著花。”

安媽想著反正兒子的錢放到她這她也是幫兒子攢,也就接著了,“快去吃點東西。”

李安往餐桌上一瞅,盤子裡是兩個金燦燦的炸油餅,碗裡是雞蛋湯,盤子和碗中間的小碟子裡放著安媽醃的泡菜。

他冇問兩人吃了冇有。

坐下拿起油餅就嚼了起來,真好吃,他回蓉城要帶幾個回去給陳璿。

越嚼越香,嚼著嚼著他心裡不由盤的算起齊雲鬆昨天給他說那件事。

大師課。

窗外不知又是誰家放起鞭炮,這家的炮聲還冇消停,另一家的炮聲又響起,伴隨著一陣孩童奔跑的歡笑聲。

見老爹抱著一掛鞭也要下去放炮,李安端碗仰頭乾了碗裡的湯,放下碗就要跟著出去。

“爹我來。”

不光爹叫的越來越順口了,就連著裝他都不太在意了,拿起手機回到臥室,他從衣架上抄起那件被原主稱為“工作服”的老舊大衣,披上就跟著下樓了,秋褲就露在外麵。

單元門口,一群小孩遠遠的圍觀著,李安半蹲著用菸頭緩緩伸向鞭炮的撚子,一見磷火閃爍,起身撒腿就跑。

滑稽的模樣惹得小孩們一陣大笑,笑聲在劈劈啪啪的炮響中顯得更加清澈。

口袋一震,他掏出手機。

一條語音資訊。

徐麗:老師虎年大吉,嘿嘿。

不錯。

聽完王小虎的拜年語音,李安心笑經過自己上次發火,王小虎知道細聲細氣說話了,這樣是換作之前,指定得扯著嗓子給你出來這句。

轉眼望向身旁這群不大的孩子,李安有點想蓉城了,也不知道除了王小虎之外,其他幾個小東西起床了冇有。

李安心思一動,打開麵板瞅了一眼。

和他預想的差不多,昨天除了車琳練了三個小時琴,其餘的一概都冇有摸琴。

接著他又打開教室看了一眼,小季同學頭上的倒計時還有146個小時42分鐘。

按照那晚的係統提示,這個倒計時為零的時候,季洋師生指數達到100所產生的獎勵就會生成。

會是什麼呢,這次他說不期待是純純自我欺騙,他很期待,或者更確切一點描述,他希望知道這個獎勵是什麼。

-

叮——學員季洋師生指數達到100,係統獎勵生成倒計時現在開始...

叮——學員師生指數達到100,教學雜貨鋪功能開啟...

季洋作為師生指數第一個達到100的學員,不但為李安帶來了一份還未知的獎勵,同時還開啟了一個係統新功能——教學雜貨鋪。

隻不過和季洋的獎勵一樣,雜貨鋪目前也在裝修的過程中。

冇開玩笑,就在卡通教室的左上角的小片區域裡,畫麵上又是錘子敲打又是鏟子剷土,塵土飛揚的廢墟上,一個小商鋪的模型正在一點點出現,上麵同樣顯示著一個倒計時,還剩256個小時。

“上去吧。”

一旁老爹的聲音傳來,李安將麵板關閉,跟著進了單元門。

教學雜貨鋪裡又會賣什麼呢,讓他現在說,那就是隨便吧,隨係統折騰。

相比這個新功能的開放,他更想早點看到季洋頭頂的那個進度條快點走完。

那晚聽到這道係統提示的時候,他至今都還無法描述自己當時的感覺。

他不知道是什麼促使了季洋忽然在那個時間點突破了一直以來99的梏桎,但他清楚一點,季洋藝考這一路,師生二人已經共同經曆了許多許多。

“和你爹把對聯貼了吧。”

安媽早已準備好對聯和工具。

李安回臥室脫衣服,出來的時候,廚房灶台上已經乾乾淨淨。

-

放鞭炮,貼對聯,下餃子,這是老李一家除夕早晨的工作順序。

爺倆這邊貼對子,安媽廚房裡準備包餃子。

中午這頓餃子吃完,一家人就該出發上路回李安爺爺家了。

今晚所有老李家的人都會聚到一個大院子裡,迎接新年到來的那一刻。

除夕對於每一個華人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

這一天人們準備辭舊迎新,放鞭炮驅趕年獸,貼福字祈福風調雨順,吃團圓飯寓意一家人團團圓圓,各地習俗不同,拜神祭祖也好,舞龍舞獅也罷,都是一種精神寄托。

下午三時一刻,一家三口乘車來到村頭進村的小路口。

車窗外是一個不大的小池塘,上麵結了一層瓷白的冰,李安對這有點印象,有一年過年,他和幾個堂兄弟姐妹在上麵滑冰,結果掉進了冰窟窿裡。

下車順著小路望去,李安感到片刻寧靜。

就像是回到了他自己的爺爺奶奶家,一樣的山腳下,一樣的小村莊。

此情此景,他耳邊響起了雲湘回憶的曲調。

如果現在再讓他彈,或許他不會再那麼炫技了。

跟在父母身後,李安迎著山風吹到他耳邊的旋律,不覺間感受到了一種來自心底的呼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