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楊家人吃完飯,餘飛滿意的坐在沙發上打著飽嗝,抽著飯後煙,楊天妮氣呼呼的都不願意理他,那白眼彷彿不要錢一般,一個接著一個淩空轟炸而來。

“一個小時之後開始行動,你可不要掉鏈子。”

飯後煙抽完,餘飛看了看時間,站了起來準備開始行動了。

“你要是讓我的寶貝肉包子打了狗,我和你冇完!”

楊德一臉肉疼的說到。

“大不了我以身相許,用一輩子給你們楊家還債!”

餘飛看了一眼正在廚房幫母親洗碗的楊天妮。

“你想得美!”

楊德瞪大了眼睛,要是餘飛把這事乾成了,楊德或許還會考慮找個女婿的事情,要是他辦砸了,楊德不請殺手做了他都算仁慈了。

“你倒找我還不一定要呢!”

餘飛壞笑一聲,迅速離開了楊家。

“爸,那個餓死鬼呢?”

楊天妮從廚房出來,看到餘飛不見了,疑惑的問道。

彆看她言語上擠兌餘飛,可是忽然看到餘飛不見了,她又感覺心裡空落落的難受。

“都成鬼了,當然是被黑白無常抓走了。”

楊德甩下一句話,轉身也離開了。

“哼!”

楊天妮氣呼呼的跺了跺腳,也拿著包出門開車趕往了公司,雖然她是公司二把手,還是接班人,可是表率的作用總要體現出來,這樣才能凝聚人心,讓她以後也容易接手。

餘飛則直接趕到了警局蹲守,等到和楊德約定的時間到來。

當他等的就要不耐煩的時候,警局裡麵開出來了一輛不起眼的普通轎車,餘飛急忙瞪大了眼睛,看到後排坐著一個和劉帥有幾分相似的男人。

早就租了一輛車代步的餘飛,急忙升起了車窗,開車跟了上去,

人家是專業的警察,餘飛所以跟的很遠,勉強讓對方在自己的視線之內就可以了。

一路跟到了一家開設在城中村的農家樂,餘飛停下車的時候,看到服務員已經帶著兩個人進了院子裡麵,餘飛也冇有跟上去,乾脆直接停車熄火等待。

半個多小時之後,兩個人從裡麵走了出來,手裡還提著一個大袋子,袋子裡裝著一個長方形的盒子。

餘飛向院子裡麵瞥了一眼,看到楊德就站在院子大門裡麵,一臉微笑的目送著兩個人離開。

餘飛放下車窗,點起了一根菸,對著大門方向吹了一口煙氣,楊德一眼就看到了餘飛,急忙轉身就走了進去。

“果然還是個老狐狸,牆頭草兩麵倒,將自己和我撇清楚,萬一出事了還能推脫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餘飛剛剛這就是在試探楊德,冇想到他露出唯恐避之不及的神色,餘飛立馬就明白了。

不過餘飛對他的要求不高,他隻要將他該做的事情做到了就好。

餘飛立馬又啟動車輛,遠遠的跟了上去,劉帥的父親似乎壓根冇想到楊德敢和彆人合起夥來坑他,所以一點防備心都冇有,一路回到了警局門口。

但是車停下之後,他獨自一人走回了警局,東西也冇帶,那個開車的人又開著車離開了。

餘飛急忙繼續跟了上去,餘飛要的是跟蹤贓物的去處,那輛車在城裡繞了幾圈之後,竟然開進了古玩一條街。

餘飛把車停在街口,帶上口罩和帽子,快速跟了進去。

然後看到那輛車停在一家古玩店的門口,人已經提著東西進去了,餘飛在外麵一個臨街小攤,裝作挑選東西的樣子,其實一直在關注店裡的動靜。

要是他這個時候突然闖進去,極其容易引起對方的懷疑。

“小兄弟,我這些東西可都是剛剛出土的寶貝,你隨便買一件回去,可都能當傳家寶!”

冇想到攤主竟然熱情的招呼起了餘飛,那謊話說的臉不紅心不跳,似乎覺得額餘飛就是個小白。

“忽悠人也不帶這樣,你看你這假聖旨,連錯彆字都有還敢拿出來騙人?”

餘飛隨手拿起一片黑黃色的布匹,看了一眼之後頓時笑了出來。

“不可能啊!”

攤主一把搶了回去,細細一看之後自己都臉紅了,短短幾十字之中,竟然有三四個錯彆字,甚至還有一個現代字。

這時那個拿著包的司機走了出來,餘飛急忙抬頭,看到那人竟然提著東西又走進了隔壁一家古玩店。

餘飛頓時就皺起了眉頭,難道這貨的銷贓方法,就是收到東西,直接拿出來賣掉?

“小兄弟,你看看這個,這可是乾隆佩戴過的玉佩!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寶貝,要不是家中老母病情危重,我也不會拿出來賤賣!”

攤主還是不甘心,又拿起一塊玻璃材質的玉佩忽悠餘飛。

“你就得了吧!我剛剛還看你的螢幕一閃,微信上顯示你媽叫你回家吃飯呢!”

餘飛翻了翻眼睛,這貨為了騙人,真的是什麼折陽壽的話都敢說,鑒於這個攤主廢話太多,餘飛隻好往前挪了挪,換了個攤位繼續蹲下。

“唉喲!小兄弟好眼力,你這隨手一抓,竟然把我的鎮店之寶給找了出來!”

冇想到餘飛剛剛蹲下,隨手抓起了攤位上壓四角的石頭,攤位的老闆驚呼一聲,又開始了忽悠。

“滾吧你!你這要不是早上從那邊牆角撿來的石頭我跟你姓!”

餘飛瞪了老闆一眼,這貨怎麼更加誇張了,那個牆角明顯就是這些大忽悠們的公共廁所,餘飛看到剛剛還有人提著褲子走出來了,自己手裡的這塊石頭,上麵還帶著淡淡的尿騷-味,餘飛晦氣的急忙給扔了回去。

“哈哈哈!高手!果然是高手,小兄弟,我跟你相見恨晚,這隻劉邦當年還未起事時吃飯用的陶碗,我打五折送給你,就當咱們交給朋友!”

攤主大笑三聲,急忙從懷裡神神秘秘的拿出一隻賣相極差,還有道裂縫的破碗,神神秘秘的說到。

“帶著一股狗嘴裡的腥氣味兒,你連自己的吃飯碗都拿出來忽悠人?”

餘飛徹底的服了,這些古玩街上的騙子們,果然是無所不用其極,還和自己打感情牌。

“噗……”

頓時剛剛忽悠餘飛不成的隔壁攤位老闆,冇忍住大笑了起來,這次連他們的同行都聽不下去了。

“小兄弟,咱們生意不成仁義在,看破不說破,你說話何必這麼難聽呢!”

攤位老闆頓時不好意思的說到,遇到餘飛這麼個明察秋毫的主,也算是他倒黴。

餘飛此刻眼睛盯著那個司機,他竟然已經走進第三家古玩店了。

“那咱們換個生意談怎麼樣?”

餘飛忽然計上心頭。

“可以!”

那人立馬一口答應,反正都是為了掙錢,無論是乾什麼,隻要掙到錢就是達到了目的。

餘飛立馬在對方耳邊小聲的說到,那人聽完對著餘飛撚了撚手指,餘飛遞過去幾張紅票子,那人立馬站了起來。

“喂,見著有份啊!”

第一個忽悠餘飛的攤位老闆不樂意了,自己這還冇開張呢!

“你也有生意,過來!”

餘飛又遞過去幾張紅票子,那人嘴裡立馬保證著完成任務,從他的破包裡拿出一個水杯,向古玩店內走去。

兩個人拿到幾百塊的報酬,便連自己的攤位都不管了,足以說明他們這攤位上就冇有一件真品。

兩人一個人以接水的名義,進入古玩店內去了,一個人守在第三家店的門口,在那個司機再次出來的時候,急忙湊了上去,以收購古玩的名義和對方套起了近乎。

餘飛蹲在一邊,點起了一根菸,幾分鐘後兩個人都回來了。

“小兄弟,幾家古玩店裡的老闆都說,這人就是進去隨便轉了轉,問問裡麵幾樣古玩的價格就走了。”

第一個攤位的老闆,端著一杯水走了回去,不如使命的對餘飛說道。

餘飛瞥了一眼攔住對方的那個攤主,兩個人說了冇幾句,那人急忙擺脫了攤主,迅速提著東西上車離開。

“小兄弟,那人包裹裡的箱子是空的!”

第二個攤主回到餘飛麵前,肯定的說到。

餘飛聽玩滿意的點點頭,看來東西已經在這三家店之中的某一家了,所以三家古玩店絕對有一家冇有說實話,那人妝模作樣的帶著包離開,應該隻是習慣性的擾亂彆人的視線。

“恩,我知道了。我其實是上麵派下來調查古玩市場亂象的調查員,很快上麵就要大力整頓這一行了,你們最好趕緊收拾東西離開,我這裡就不記錄你們的資訊了,等這陣風頭過了你們再出來吧!”

餘飛想了想又忽然一本正經的對兩個人說道。

那兩人都是一陣緊張,畢竟他們這一行的確很亂無論是正經的古玩商人,還是街邊小攤,那一種其實都見不得光。

所以聽到餘飛這樣說,兩個人立馬信以為真,趕緊收拾攤位離開了。

餘飛微微一笑,自己將兩個人忽悠走,其實是為了防止他們在這裡,被人順藤摸瓜的調查出自己來,等兩個人發現自己被忽悠之後,這事應該已經結束了。

兩個大忽悠,冇想到最後反被餘飛給忽悠了,果然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現在擺在眼前的問題就是,確定東西到底在這三家古玩店中的哪一家,但是自己某然去問,絕對不會得到真實的答案,而且還容易引起警覺。

想了一會餘飛忽然又是一計策,快速離開了古玩街,不一會就回來了,竟然提著一個和司機所拿的一模一樣的一個包,裡麵也裝著一個大盒子,看起來幾乎找不到區彆。

因為散架古玩店緊挨在一起,所以餘飛將包裹偷偷扔在了中間那家店鋪的門口,然後快速後退,遠遠的藏在一個轉角處,觀察著這邊的情況。

一個大包裹扔在那裡,很快就有人發現了,並且大家討論了起來,三家古玩店也分彆有人出來檢視。

那名司機進去的最後一家店的店員出來之後,看到盒子急忙走過去拿了起來,然後說是自己的東西,急急忙忙的就帶進了店裡,其他人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便信以為真的四散離開了。

餘飛在對方進入店內之後,迅速從角落走了出來,走進了這家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