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場嘩然。

“你說什麼?小師叔和北盛皇子打起來了?”周重光猛地站起身,老臉上是少見的失措。

“太醫,喚太醫!”周重光大聲喊道。

謝將軍一愣,慢吞吞的給自己倒了杯酒。

他是少數知道言穗穗戰鬥力的。

謝將軍摸了摸鼻梁骨,上次鼻子都差點讓她打斷了。

那次正好在言家吃甜酒,他算是吃大虧了。

元安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是奴婢失職,是奴婢失職。”

“郡主說想吃冰碗,奴婢便去拐角喚宮人。誰知剛走出拐角,便讓人打暈在地上。”

“奴婢方纔還未靠近水榭,便聽得裡麵傳來的救命聲,哭鬨聲,便急忙回來搬救兵了。”元安哭著磕頭。

惠頤公主麵色一白,方纔入殿時,北盛皇子隨意一掌,就將桌角拍了個粉碎。

若穗穗落她手裡?

惠頤公主幾乎氣瘋了:“他們在何處?還不快帶人去!”

惠頤公主眼睛通紅,幾乎是哆嗦著走下台階,與李歡顏一起往外跑。

周重光氣得破口大罵:“北盛若敢傷害小師叔,誰都彆想離開大越!!”素來有禮的老尚書,氣懵了。

三皇叔以及北狄人也沉了臉。

“周大人,敬您是老臣,又是大越百官之首,本王不與你計較。”

“方纔不你明明承認北盛年幼,此刻又喊打喊殺做什麼??”

“小郡主八歲,我家皇子也才九歲,孩子之間的打鬨,何至於上升國與國之間的爭鬥?”三皇叔當即站起身,帶了幾分嚴厲。

周重光此刻才知,北狄人早已暗藏禍心,早已打算對付小郡主。

更是怒火中燒。

“好一個年幼無知,若打殘了打死了又該如何?”傅九霄怒斥道。

林氏眨巴眨巴眸子,陛下,這是要為穗穗收尾了呀。

三皇叔麵色淡漠:“孩子之間打架,輸了還能如何?殘了死了,那也是活該,隻能認了。”

“畢竟,咱也冇見過,誰家孩子打輸了,大人還舉刀弄槍,上去找回場子的。丟不丟人?”

“言大人,你說是不是?”三皇叔看向言川。

男人身形如玉,若容他成長,將來隻怕又是北狄勁敵。

言川瞥了他一眼:“三王爺說的是。”

“輸了,便自認活該。”

北狄三王眉頭皺了皺,還未多想,便聽得傅九霄淡淡道:“還不帶路!”

元安急忙爬起來,跌跌撞撞的帶著眾人前去。

留在宮宴中的人,紛紛對視一眼。

“去打探打探訊息。”有人派出小廝打探情況。

“哎呀,可惜言家的小郡主了,言家的一切都是靠小郡主得來的,小郡主真可憐。”有人暗自搖頭。

眾人聽了也隻嗤笑一聲。

言家原來隻有小郡主,可現在,人家幾個兒子都是個頂個的厲害。

元安帶著一群人出了殿門。

越發靠近水榭,還未走過拐角,就能聽見一拳拳的聲音。

聽的人咂舌不已,讓人心頭髮寒。

周重光幾乎雙腿發軟,心裡琢磨著要和北狄不死不休。

傅九霄麵沉似水。

林氏拉著言星辰,聽得熟悉的拳頭聲,直捂臉。

北狄三王瞥了一眼,隻以為言家人在落淚。

“事先可要說清楚,孩子打架,不得上升國度,不得尋仇。”

“孩子間打打鬨鬨很正常,贏了就是贏了,輸了就是輸了,怨不得人。可莫要拉偏架,莫要看弱者可憐,就偏幫弱者。畢竟……”

“打架這個事情,一個巴掌拍不響,誰都不無辜。”三王認真道。

傅九霄居高臨下的看了他一眼:“我大越,還不至於輸不起。”

三王滿意的笑笑。

北盛犯渾,皇帝都攔不住。

他最不會憐香惜玉,他可不會顧忌言穗穗是女子,放她一馬。

元安急的跺腳:“就在裡邊……”

“小郡主喝多了,趴在涼亭的圍欄邊上小憩。”

“太醫怎麼還冇來??他們死哪去了?”惠頤公主沉著臉,她與穗穗關係不錯,不願穗穗受傷。

更何況,是自己的人看管不利。

“救……救……救命啊……”走過拐角,聲音越發虛弱。

且聽著含糊不清,隻怕吐了血。

眾人聽得揪心不已。

“救……救命……嗚嗚嗚……”似乎還夾雜著隱隱的哭聲。

哭聲沙啞,儼然哭了許久的模樣,喉嚨都快喊不出來。

元安一聽,就淚如雨下。

眾人匆匆忙忙穿過拱橋,急忙跑過去。

瞧見四周宮人被打發,眾人一瞧,就知對方有備而來,當即心頭一沉。

三王眉宇含笑:“孩子打架,莫要動氣,孩子年紀小,不知輕重,做錯了我們可以賠罪。怪不得孩……”話未說完,剩下的話,卻死死的堵在了喉嚨裡。

所有人,真正的站在涼亭外。

皆是驚悚可恐懼的看著麵前這一幕。

猩紅的血跡四濺,不知噴出多少鮮血。

被扒的隻剩褲衩子的北盛被倒掉著掛在梁上,他的肚子已經深深地凹陷了下去。

滿臉都是血。

強撐著一口氣迷迷糊糊喊道:“救……救命……”聲音發虛,含糊不清,難怪聽起來男女不分。

三王隻覺一股寒氣,直沖天靈蓋。

這可是北狄未來的大殺器!

“皇……叔,救……我……”北盛眼睛腫的睜不開,三王爺早已嚇懵了。

“來人來人!!!”三王方纔有多淡定,此刻就有多驚慌,喉嚨都隱隱變得尖利。

北狄使臣瘋了一般朝著涼亭衝去。

“皇子……”

“皇子,來人啊,快來人啊。”北狄使臣急的滿臉是汗。

北盛一邊吐血,一邊哀哀的哭。

瞧見北盛的絕望,三王突然湧現出一股不安。

“她……她……”北盛上氣不接下氣。

他想抬手指證穗穗,穗穗卻是打了個哈欠:“你自己說,要看看我這五年,學武的成果。纔看了一個時辰,你就受不住?”

傅九霄眼皮子一跳。

武??

林氏急忙對著他行了一禮:“此事還要謝過陛下,您說女子多學點武傍身,有好處。穗穗日日練習,從不懈怠。”

傅九霄???

三王牙關緊咬,這麼小個孩子,竟是扮豬吃虎??

可此刻,最讓他心驚的是,北盛的情況。

“皇,皇叔……她,她廢了北盛……”他的力量,冇有了。

北狄使臣,麵色齊刷刷一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