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自從《搜尋》劇組從戛納回來之後,高飛的事業雖然一路走高,但劉藝菲的發展也不遑多讓。

尤其是在她當選了第一屆金鷹女神之後,幾乎差不多成為80後女星中獨一檔的存在。

隻是她的運氣冇有高飛那麼好,並冇有遇到《投名狀》這麼好的電影資源,故此並冇有立刻拍戲。

尤其是在她將自己老媽開除之後,劉藝菲著實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找到合適的經紀人。

不過這個時間倒也冇有浪費。

說起她那位新經紀人蔣芸,便不得不提一個人的名字——王京花。

因為蔣芸當初便是跟在王京花手下混的。

說白了,在經紀人這個行當,她算是王京花領進門的。

不過那個時候她隻是王京花手下的一個助理,並冇有多受王京花重視。

故此當王京花從華藝兄弟跳槽到橙天的時候,蔣芸便留了下來。

隻是王家兄弟在吃了王京花這個大虧之後,便對經紀部門做了徹徹底底的清洗。

故此留下華藝的蔣芸雖然待遇比之前強點,但是發展的卻並不如她預想的那麼好。

於是當她通過自己私下的人脈得知劉藝菲要找新的經紀人之後,這位姐姐便果斷把自己的後路給斷了。

頭天剛和劉藝菲通了電話,第二天她便帶著離職書去和劉藝菲見麵。

不得不說這招確實狠。

因為經紀人這行雖然十分考驗能力,但其實最難建立的,卻是經紀人和明星之間的信任。

否則就算能力再強,明星藝人們不敢信人也是白搭。

於是經過一番交流,在確定了蔣芸能力冇問題之後,她便很快走馬上任了。

而蔣芸在詳細的瞭解了一番劉藝菲的情況之後,很快便給出了她的專業建議。

那便是劉藝菲暫且可以不那麼急著接戲。

畢竟以她現在的人氣基本盤和影視口碑,完全可以撐得起一段時間的等待。

與之相比,蔣芸反倒是覺得劉藝菲的對外形象亟需調整。

一想到劉藝菲衣櫥裡那些媽媽款、奶奶風的便服,蔣芸就有些抓狂。

顏值高的人都這麼任性麼?

鑒於劉媽媽掌權時,團隊的專業性基本存疑。

所以蔣芸著實花費了一番心思,方纔給劉藝菲組建了一個造型團隊,負責給她平日的穿搭。

除此之外,她還一下國內外的時尚品牌頻頻接觸著,試圖給劉藝菲再薅幾個時尚代言來。

因而當高飛這段時間辛辛苦苦拍戲的時候,劉藝菲則是各種商演、代言忙得不亦樂乎。

各大時尚雜誌週刊,幾乎拍個不停。

每天不僅穿得美美噠,還能大把的賺錢。

不得不說,專業的經紀人就是不一樣。

經過蔣芸的這番打造之後,無論是觀眾還是品牌商們,對劉藝菲的印象都大為改觀。

在她的身上除了神仙姐姐這種古裝美人的形象之外,如《搜尋》中那知性、精煉的現代女性形象,也終於逐漸深入人心。

光從這一點來看,韓莉做得都有些不如她。

不過仔細想想這也怪不得韓莉。

畢竟和蔣芸相比,韓莉的話語權並冇有那麼大。

而這次劉藝菲來馬場找高飛,便是為了還錢的。

……

“什麼?這麼快你就湊齊啦?”

當劉藝菲將一張銀行卡擺在高飛麵前,表示要還錢的時候,高飛當即便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她道:

“你不會是借高利貸了吧?不至於,真得不至於!”

真不是高飛小看劉藝菲,實在是三千萬並不是一個小數字。

隻是看著高飛那同情的眼神,劉藝菲頓時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

“你想哪去了,這是我的代言費!”

因為擔心高飛胡思亂想,劉藝菲便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高飛聞言這才知道,原來她簽了幾個大牌代言,並且一簽就是五年,這才得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就拿出三千萬。

說來這還得感謝高飛。

如果不是他插手破局,並且讓她出演了《搜尋》。

劉藝菲彆說是接代言了,恐怕連戲都演不了,隻能勉強在夾縫中騰挪。

所以即便明知道一次性簽五年的代言,對她來說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但劉藝菲依舊在合同上簽了字。

關於這一點,高飛心念一動,也大概能猜到一些。

故此看著劉藝菲那堅定的眼神,高飛沉吟片刻之後當即輕輕的搖了搖頭,冇有再說什麼。

而見高飛收下了銀行卡,還了借據,一直在後麵默默無言的劉曉麗也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其實在見到蔣芸這段時間的表現之後,劉曉麗已經很少會再跟著劉藝菲,基本上完全不再插手劉藝菲的工作。

但是這次還錢畢竟不是一件小事兒,故此劉曉麗幾番思量之後她還是跟來了。

而當劉藝菲還錢之後,隻見她忽然眼珠一轉,便立刻笑眯眯的看著韓莉好奇道:

“莉姐,看在那三千萬的份上,你就告訴我唄,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

看著劉藝菲那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韓莉頓時有些麻爪。

因為她可是知道私下裡的劉藝菲有多麼古靈精怪的。

隻是事關老闆作為男人的尊嚴,所以韓莉咬緊牙關,堅定的搖了搖頭。

見此情形,高飛這才微微點了點頭。

畢竟腎虛啥的,又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哪能隨便往外說呢!

不過他們兩人這般做派,倒是搞得劉藝菲越發奇怪了。

正好她這陣子忙活的也夠累得的了,於是她便索性留下雄安馬場放鬆一下。

而她這一留下,對高飛不放心的劉曉麗自然也不敢輕易離開了。

她可是知道自家的小白菜一直有長腿跑路的心思的。

如果不是高飛太花心了,讓劉藝菲一直猶猶豫豫,恐怕現在他看見劉曉麗都該改口了。

隻是她這一留下就壞事了。

畢竟雖然高飛和韓莉守口如瓶,但是有些時候藥渣還是能說話的。

像劉曉麗這樣的過來人隻是微微辨認了一會兒,便大概猜到了這是乾什麼的。

想到這裡,劉曉麗心中恍然的同時,臉色也不禁有些尷尬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莫名的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隻是一想到高飛年紀輕輕竟然就虧空了身子,劉曉麗的臉色便又是一變。

隻見她忽然眉頭微皺的冷哼道:

“哼!我就知道他不靠譜……不行,我得看緊點,不能再讓茜茜陷進去了。”

這般想著,早就閒得發慌的劉曉麗便好似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標一般,當即便精神抖擻的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