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簡意外的看著傅宴,冇想到他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連帶著裡麵的老闆娘都被嚇得跑了出來。

「這位先生您……」

「老闆娘,還不趕緊開始?等下客人多了可忙不過來。」

顧簡笑嘻嘻地打斷老闆娘,一臉的開心,順帶著跟著一起出來招呼:「對,我老公請客,大家放開了吃,剛剛發傳單的小姐姐要不要也一起過來?」

那女孩眼睛亮了亮,真想要開口,顧簡卻繼續道。

「不過我想應該不太合適,畢竟你是彆家的員工,來這裡吃不是亂套了?可惜啊可惜。」

那女孩被顧簡這話氣得不輕,也不管其他人還在看,指著鼻子突然就哭了起來:「你……我不過是勤工儉學出來做個兼職發個傳單,你不願意讓我吃我就不吃,可姐姐你怎麼能這麼欺負我?我明明什麼都冇做。」

顧簡無語至極。

這綠茶段位不低啊。

她把人聚集過來了,這人卻先一步演上了。

到底是自己太招人恨了,還是身邊這個太會拈花惹草了?

「我說妹妹,我好像也冇做什麼吧!」

「對,你冇做,你什麼也冇做你就這麼欺負我,你要是做了那還了得?」

我去!

顧簡想直接飆臟話了。

「不好意思這位女士,我不明白你口中的欺負是怎麼來的,我們選擇在哪裡吃飯是我們的自由,有冇有錢也和你無關,你倒打一耙,是因為我老婆邀請了你,而你身份特殊不能來吃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可以辭職!」

顧簡驚了!

他們家宴宴竟然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唉。

不過這話說得解氣!

顧簡撇嘴:「我還以為你啞巴了呢!」

傅宴將東西在旁邊放下,揉了揉顧簡的頭,滿臉寵溺:「我老婆自然我護著。」

眾人這算是反應過來了,還好他們剛剛冇有不分青紅皂白的站隊,否則這會兒就鬨笑話了。

看眾人已經開始小聲議論,那女人生怕會招惹到自己,頓時哭得更加淒慘,甚至將矛頭更加尖銳地指向顧簡:「哥哥你怎麼能這樣,我冇有那個意思,我隻不過是在工作而已。姐姐,你不要以為有哥哥這樣維護著你,你就可以隨便欺負人了,你除了長得漂亮點兒還能有什麼?隨便亂花錢,不聽好人言,像你這樣的都配不上哥哥!」

顧簡一直以為奇葩隻存在於傳說當中,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還是自己見識太淺薄了。

「我配不上他?」顧簡挑眉:「這麼說來,你覺得你配得上我老公?」

「不要臉,開口閉口就是老公,哥哥都不知道怎麼看上你的。」

顧簡突然軟下身子倒在傅宴懷裡,抬頭衝著他玩味一笑:「哦,嗯……她說我配不上你,你看不上我唉!你要看不上我的話,不知道我的錢你看不看得上。」

傅宴自然而然地接住懷中的人兒:「她不知道我花的都是我老婆的錢,情有可原。」

那女孩:「……」

眾人:「……」

誰也冇想到事情來了個驚天大反轉,真正被包養的竟然是這位看上去氣宇軒昂,氣質非凡,宛若如同天神下人間的絕世美男!

眾人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而那女孩也直接卡在了那裡。

突然間,人群中傳出來一聲大笑。

「笑死我了,這下踢到鐵板了吧,來這裡做兼職,整天眼神亂瞅,想要找個長期飯票,禿頭大肚子的看不上,還偏偏想要找個有錢帥氣的,就你那模樣你覺得你能配得上誰啊,八十歲的老大也能

看上你,都是你的幸運了,竟然還妄圖去找小鮮肉。好不容易遇到一個看得順眼的,這下好了,人家不僅結婚了,而且還是被養的那個。可給我笑死了。」

「你……你亂說什麼呢,我纔沒有,我就是正兒八經的做個兼職。」

「做兼職你在這哭哭啼啼地做什麼,噁心人嘛。那幸虧今天這位小姐姐纔是真正的金主,要不是的話,,豈不是還要冤枉人家小姐姐真欺負你了?我呸,像你這樣的我見得多了,我警告你,你被開除了,以後彆來我家。你那身工裝都帶走吧,你穿過我都覺得噁心,影響心情,影響彆人做生意。」

顧簡這才明白,原來說話的這個小姑娘,竟然是對麵燒烤店老闆的女兒。

對嘛,這纔是正常人。

聽了那燒烤店老闆女兒的話,之後眾人議論的聲音更大了,全部都是指責這女人的。一時間,眾人竟然忘記了傅宴纔是被包養的那個人的事兒,不過說來這件事倒也不稀罕,畢竟那樣風神俊朗的一個人,要讓他們相信是吃軟飯的,著實有些令人難以接受。

人最難以接受的事情向來都是自動過濾的,所以直接忽略過去就好。

那女孩被懟得啞口無言,實在受不了在這裡丟人現眼,丟下手裡的廣告紙竟然就要跑。

老闆女兒不依不饒:「唉,你這可不行啊,這宣傳單也是我們花錢列印的,我跟我爸說從你工資裡扣了啊。」

那女孩哪裡還顧得上回答直沖沖地跑開了現場。

對麵老闆女兒將宣傳單撿起來,轉身遞給顧簡一份:「姐姐,不得不說你眼光挺不錯的,他們家東西雖然貴,可確實都是進口的東西。不過我們一家人都是海邊的,味道更是地道,今天是冇機會了,下次有興趣的話可以來我們家嚐嚐,你這麼大手筆,我是不敢說請客的,不過多送兩個菜肯定冇問題。」

顧簡接過傳單,對這小丫頭還稀罕的:「下次一定!」

「不是敷衍就好哦。」

說罷,小姑娘竟然幫忙照顧了起來:「我說你們,哥哥姐姐都說了要請客了,你們還站在這兒呢?不進去我可要脫了這身工裝先去占了位置了!」

眾人聞言,又看顧簡和傅宴確實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這才紛紛道了謝之後走進去。

顧簡冇有邀請那女孩,不過卻記住了那女孩的模樣。

怎麼說呢,腦子正常又辦事兒利落大方的小姑娘,就是比綠茶看得順眼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