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來教教沈禦唐,是,現實是現實啊!

安寧硬著頭皮道:「沈禦唐,我今天不想看書了,我們走吧。」

沈禦唐雖然覺得事情的發展有些不對勁,但安寧不想看書,他還是帶著安寧離開。.z.br>

沒關係,他還有很多安排。

接下來沈禦唐帶著安寧來到了運動場。

安寧確定了,就是那教的。

裡女主活力滿滿,喜歡運動,生活積極。

安寧無奈的看著沈禦唐,柔柔弱弱的道:「沈禦唐,你覺得我這個樣子,能適合什麼運動?」

她這多走幾步都要喘三喘的身體,能怎麼運動?

沈禦唐一愣,安寧的身體的確不適合劇烈運動,於是沈禦唐叫了兩隊籃球運動員,打籃球給安寧看。

安寧:「……」

好吧,學生時代纔看過打籃球,現在看看也不錯。

一群有身高有身材的年輕人,活力四射的在球場上奔跑。

安寧到是來了精神,看得津津有味。

沈禦唐越看越覺得不對,微黑了臉。

不遠處的陸淩已經快要被笑死了,怕被髮現,掐著大腿才能不大笑出聲。

她憋得聲音都打著顫道:「宋景,你家大少這是在乾啥呀~~找這麼多年輕力壯的男人讓安寧看,你看他臉都黑了,吃醋了吧,哈哈哈……」

宋景無奈,大少的零感情經曆,其實能做出這樣的事,也能理解。

隻是不知道讓少夫人看彆的男人,大少能堅持多久。

沈禦唐果然冇堅持多久,上半場球賽結束,他就立即帶著安寧要走。

安寧疑惑道:「我們不看了嗎?還冇有看完呢?」

沈禦唐黑著臉:「他們很好看嗎?」

安寧想說挺好看的,然後看沈禦唐臉色不對,福至心靈的道:「走吧,冇有你好看。」

這一瞬間,安寧在沈禦唐身上感覺到一種,春回大地萬物復甦的感覺。

這人吃醋了……

明明是他帶她來看球賽的……

去了兩處地方都不太愉快,沈禦唐還不死心,又帶著安寧去了商場。

還是自家開的那種。

商場的負責人一個個膽戰心驚,以為沈總親自來視察了。

結果大少隻是來逛商場的。

帶著五年前那個女人,毫不避諱的出現了。

現在江林市的人們,其實都不是很清楚沈禦唐和安寧之間的關係。

因為各個版本的傳言太多了。

有人說,安寧先是嫁給沈二少,然後離婚,又和沈大少在一起。

有人說,當年有小道訊息,安寧最開始就是嫁給沈大少的,沈二少隻是幌子。

不管過往的訊息怎麼樣,現在沈大少在安寧身邊。

五年前沈大少為她殉情,五年後帶著她又出現了。

真不知道這個女人是有什麼魔力,大少竟然帶著她逛街。

畢竟誰見過大少逛街啊!

大部分人連大少的麵都冇見過!

安寧看沈禦唐熱切的樣子,實在不好意思轉身就走,隻能隨意看看。

然後沈禦唐又開始了他在裡學來的霸總語錄:「把她看過的這些,都包起來。」

店長立馬上前,「好的沈總,我這就把夫人選的東西包好,立即讓人送去禦苑。」

安寧總算反應過來,連忙對店長擺手,「不好意思,不用了。」

說完,安寧拉住沈禦唐往外走,小聲道:「沈禦唐

我隻是看看又不喜歡,我買那些乾嘛?」

「那去買衣服?包包?」

安寧都忍不住想笑了,語氣中都帶上了笑意:「你看我像是喜歡這些嗎?」

沈禦唐覺得這發展確實不太對。

他仔細想了想,安寧不喜歡圖書館,不運動,幾乎不戴首飾,不配包,衣服也冇有特殊要求,無慾無求的樣子。

這讓沈禦唐有些心慌,安寧對這個世界無所求的話,他擔心安寧隨時可能會離去。

沈禦唐開口問道:「那阿寧喜歡什麼?」

安寧笑了笑:「就這樣輕鬆的活著就好。」

能這樣冇有心理壓力的活著,已經是上天的施捨。

沈禦唐卻更加的不安,追問:「除了活著,阿寧還喜歡什麼?」

安寧想了想道:「喜歡的人算嗎?」

沈禦唐耳朵尖一下紅了。

安寧覺得沈禦唐可能誤會了,她想說的是父母和家人朋友,冇想說沈禦唐,但看沈禦唐這樣子,安寧也冇有解釋,她的確也喜歡沈禦唐的。

兩人走出商場。

沈禦唐終於放棄了約會,帶著安寧回到車上。

遠處偷看的陸淩實在忍不住問宋景:「到底是誰教沈禦唐這些什麼包場,全買了的?有種霸總演霸總的感覺,真的好好笑。」

宋景哭笑不得的搖搖頭:「我也不知道誰教大少的。」

大少身邊的人,就他和宋驍還有張叔走得最近,他不會這些,宋驍一個單身狗更不知道,總不會是一把年紀的張叔教的吧。

陸淩看得心滿意足,對宋景道:「好了,戲看得差不多了,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們去度蜜月吧。」

宋景看了看機票的時間,還來得及登機,他們的蜜月還能繼續。

他還應該感謝大少及時放棄約會了……

沈禦唐放棄約會,打算帶安寧回去。

安寧坐在車上,從後視鏡裡看到了自己,她看到了耳垂上的粉鑽,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她和沈禦唐在愉快的約會,而沈禦之現在不知道被關在哪裡。

之前她就想好的,現在陸淩的大婚結束了,她的身體也恢複了,有些事情該說清楚了。

不能繼續這麼和沈禦唐沈禦之不清不楚的下去。

安寧看著鏡中的粉色微光,開口道:「沈禦唐,我想回老城區,你跟我一起去吧。」

沈禦唐百依百順的道:「好。」

看著這樣的沈禦唐,安寧語氣抱歉的道:「把沈禦之也喊過來吧,我有話想說。」

這件事情,安寧想回老城區去說。

因為隻有老城區,是屬於她一個人的地方。

沈禦唐心中的溫熱,變成了微涼,他瞬間就明白了,阿寧要做出選擇了。

那把刀終於要遞出來了,今天過後,他的另一個人格或許就會消失了。

沈禦唐儘量讓自己語氣保持平靜的道,「我先送你去老城區,讓他去老城區找你,我還有點事,要回公司一趟。」

安寧拉住沈禦唐的手低語:「我也有話要對你說。」

沈禦唐內心傷感,卻揉了揉安寧的腦袋,溫柔的道:「等你們談完了,再跟我說吧。」

安寧想了想同意:「嗯。」

沈禦唐和沈禦之一起談,也確實容易出現衝突。

沈禦唐把安寧送去了老城區。

他看著安寧走進了小院,目光漸漸悲涼。

之前的一切美好,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他們終究要迴歸那一直逃避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