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傲天觸摸到水晶球,水晶球也是變到青色帶藍色,最後則是變為白濛濛一片。

一道通道如同從混沌中而來,滕傲天踏進通道中,在石碑上留下了名字,擠掉了原本滕昊天的第五。

李妤落觸摸上水晶球時,水晶球直接爆發出血色紅光,一座古老的宮殿顯現,直接將李妤落接應而去。

李妤落的名字則在石碑上排到了第二。

天機老人在一旁,已被驚得說不出話了,這是一群怪胎。

這麼離奇的事,他生平僅見過這麼一次。

“小友,不,前輩,敢問您是仙人轉世嗎?”天機老人對葉雲楓的身份感到十分恐懼。

“人世間一凡人罷了。”葉雲楓想到了自己的前世。

“化凡。”天機老人驚駭,傳說之中大能進無可進之時,就會選擇化凡,封印前世記憶,當能解開記憶的時候,即可更進一步。

對仙道頂端的人來說,這一步之遙,猶如天塹。

南天域紅塵宮和百花穀紅塵一脈都是如此,其祖師從化凡一道中體味到一些皮毛,就創建出了強大的勢力。

滕傲天觸摸到水晶球,水晶球也是變到青色帶藍色,最後則是變為白濛濛一片。

一道通道如同從混沌中而來,滕傲天踏進通道中,在石碑上留下了名字,擠掉了原本滕昊天的第五。

李妤落觸摸上水晶球時,水晶球直接爆發出血色紅光,一座古老的宮殿顯現,直接將李妤落接應而去。

李妤落的名字則在石碑上排到了第二。

天機老人在一旁,已被驚得說不出話了,這是一群怪胎。

這麼離奇的事,他生平僅見過這麼一次。

“小友,不,前輩,敢問您是仙人轉世嗎?”天機老人對葉雲楓的身份感到十分恐懼。

“人世間一凡人罷了。”葉雲楓想到了自己的前世。

“化凡。”天機老人驚駭,傳說之中大能進無可進之時,就會選擇化凡,封印前世記憶,當能解開記憶的時候,即可更進一步。

對仙道頂端的人來說,這一步之遙,猶如天塹。

南天域紅塵宮和百花穀紅塵一脈都是如此,其祖師從化凡一道中體味到一些皮毛,就創建出了強大的勢力。

滕傲天觸摸到水晶球,水晶球也是變到青色帶藍色,最後則是變為白濛濛一片。

一道通道如同從混沌中而來,滕傲天踏進通道中,在石碑上留下了名字,擠掉了原本滕昊天的第五。

李妤落觸摸上水晶球時,水晶球直接爆發出血色紅光,一座古老的宮殿顯現,直接將李妤落接應而去。

李妤落的名字則在石碑上排到了第二。

天機老人在一旁,已被驚得說不出話了,這是一群怪胎。

這麼離奇的事,他生平僅見過這麼一次。

“小友,不,前輩,敢問您是仙人轉世嗎?”天機老人對葉雲楓的身份感到十分恐懼。

“人世間一凡人罷了。”葉雲楓想到了自己的前世。

“化凡。”天機老人驚駭,傳說之中大能進無可進之時,就會選擇化凡,封印前世記憶,當能解開記憶的時候,即可更進一步。

對仙道頂端的人來說,這一步之遙,猶如天塹。

南天域紅塵宮和百花穀紅塵一脈都是如此,其祖師從化凡一道中體味到一些皮毛,就創建出了強大的勢力。

滕傲天觸摸到水晶球,水晶球也是變到青色帶藍色,最後則是變為白濛濛一片。

一道通道如同從混沌中而來,滕傲天踏進通道中,在石碑上留下了名字,擠掉了原本滕昊天的第五。

李妤落觸摸上水晶球時,水晶球直接爆發出血色紅光,一座古老的宮殿顯現,直接將李妤落接應而去。

李妤落的名字則在石碑上排到了第二。

天機老人在一旁,已被驚得說不出話了,這是一群怪胎。

這麼離奇的事,他生平僅見過這麼一次。

“小友,不,前輩,敢問您是仙人轉世嗎?”天機老人對葉雲楓的身份感到十分恐懼。

“人世間一凡人罷了。”葉雲楓想到了自己的前世。

“化凡。”天機老人驚駭,傳說之中大能進無可進之時,就會選擇化凡,封印前世記憶,當能解開記憶的時候,即可更進一步。

對仙道頂端的人來說,這一步之遙,猶如天塹。

南天域紅塵宮和百花穀紅塵一脈都是如此,其祖師從化凡一道中體味到一些皮毛,就創建出了強大的勢力。

滕傲天觸摸到水晶球,水晶球也是變到青色帶藍色,最後則是變為白濛濛一片。

一道通道如同從混沌中而來,滕傲天踏進通道中,在石碑上留下了名字,擠掉了原本滕昊天的第五。

李妤落觸摸上水晶球時,水晶球直接爆發出血色紅光,一座古老的宮殿顯現,直接將李妤落接應而去。

李妤落的名字則在石碑上排到了第二。

天機老人在一旁,已被驚得說不出話了,這是一群怪胎。

這麼離奇的事,他生平僅見過這麼一次。

“小友,不,前輩,敢問您是仙人轉世嗎?”天機老人對葉雲楓的身份感到十分恐懼。

“人世間一凡人罷了。”葉雲楓想到了自己的前世。

“化凡。”天機老人驚駭,傳說之中大能進無可進之時,就會選擇化凡,封印前世記憶,當能解開記憶的時候,即可更進一步。

對仙道頂端的人來說,這一步之遙,猶如天塹。

南天域紅塵宮和百花穀紅塵一脈都是如此,其祖師從化凡一道中體味到一些皮毛,就創建出了強大的勢力。

滕傲天觸摸到水晶球,水晶球也是變到青色帶藍色,最後則是變為白濛濛一片。

一道通道如同從混沌中而來,滕傲天踏進通道中,在石碑上留下了名字,擠掉了原本滕昊天的第五。

李妤落觸摸上水晶球時,水晶球直接爆發出血色紅光,一座古老的宮殿顯現,直接將李妤落接應而去。

李妤落的名字則在石碑上排到了第二。

天機老人在一旁,已被驚得說不出話了,這是一群怪胎。

這麼離奇的事,他生平僅見過這麼一次。

“小友,不,前輩,敢問您是仙人轉世嗎?”天機老人對葉雲楓的身份感到十分恐懼。

“人世間一凡人罷了。”葉雲楓想到了自己的前世。

“化凡。”天機老人驚駭,傳說之中大能進無可進之時,就會選擇化凡,封印前世記憶,當能解開記憶的時候,即可更進一步。

對仙道頂端的人來說,這一步之遙,猶如天塹。

南天域紅塵宮和百花穀紅塵一脈都是如此,其祖師從化凡一道中體味到一些皮毛,就創建出了強大的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