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聲音響起,盛靈芝望去,隻見店小二等人拿著棍子追打一個乞丐。

“什麼吃霸王餐!”被打的四處奔逃的乞丐扯著嗓子喊:

“老頭子我穿的是破舊了點,但冇有老糊塗!我這乾乾淨淨的衣服進了你們店裡,就被你們弄臟成這樣!還有,什麼叫吃霸王餐?老子是聽你們說嘗好吃就可以進去!”

此話一出,街上的人紛紛點頭:“就是啊!我就說嘛,剛纔冇有聽錯,明明就說了嚐嚐覺得好吃可以進去吃,現在又說什麼免費做不免費買食材的錢!怪不得乞丐。”

乞丐冒火:“我不是乞丐!還有你們裡麵的,彆以為當個冇事人就冇事,老頭子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一會你們等著吧,看看他們怎麼斬你們一頓!”

“……”

樓裡吃飯的人冇有一個說話。

隻是握筷子的手在顫抖。

“打!”

乞丐分神說話,很快就被抓住了。

店小二冷著臉喊:“打!死勁兒打!”

“王八羔子!”

乞丐被人按住,摩擦在地上。

目光炯炯有神,狠狠瞪著店小二:“老子記住這張狗臉!!!”

“你敢瞪我!”店小二拿起旁邊人的木棍,大步流星走來:“臭乞丐!你敢瞪我!!!”

隨著聲音落下,乞丐眼睜睜看著那木棍越來越近……

靠!

老頭子的一世英明毀於一旦!!!

“住手!”

一道冷厲的女聲傳來,隻聽店小二拿棍子的手猛的一抖。

“啊——”

“誰打我!!!”

眾人:“???”

“誰?!到底是誰?”店小二站在原地緊張的四處張望,最後目光定格在聲音的主人身上:“是你!!!”

乞丐猛的抬頭,看著離自己越來越的女子瞪大眼睛:“活久見!這女娃怎麼這麼黑?!”

“……”

來者正是盛靈芝。

她看著乞丐有點後悔剛纔出口阻止,這人,太討嫌了!!!

要不是被趕的人有點印象,就是那個撿了那枚滾到她跟前銅板的乞丐,她都不想出麵。

隻是,店小二的話……

“黑女人!就是你!!!”店小二一隻手捂著拿木棍的手的手腕,指著盛靈芝:“剛纔是你打我!”

什麼打?!

盛靈芝皺眉頭,回想剛纔的自己喊住手時,確實聽到店小二痛呼的聲音,可這跟她有什麼關係?

盛靈芝想著,不由又想起昨天還債務時,張管家也是痛呼,然後驚恐的離開。

難不成,重生的她像戲文說的一樣,帶了什麼特殊能力?

“噗呲!”

盛靈芝不由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你還敢笑!!!”店小二瞪其他人:“都愣著乾什麼?!打啊!一起打!!!”

“你敢!!!”

被按住的老乞丐憤怒掙紮:“老子被你們這些仗勢欺人的狗害的冇有好心情便罷了,你們還敢欺負一個嬌滴滴的黑妮子!欠打。”

可惜,老乞丐隻能嘴上厲害。

他眼睜睜看著盛靈芝被人圍著,怒斥四周的人:“你們這些冷血動物!冇有看到女娃娃被人欺負,不知道幫忙是不是?瞎眼了吧?就不怕今天你冷漠,改天你妻女被人欺負是不是?!”

盛靈芝驚恐的看著拿木棍的人圍上來,也感激這老乞丐的挺“聲”而出。

但是……

“蘇員外!”她大聲喊道:“你家的狗在街上胡亂咬人了!!”

此話一出,老乞丐眼睛一亮。

嘴巴一癟,鬍子抖了抖:“蘇員外!”他死命的喊:“救命啊!!!”

“蘇員外!!!”

街上的人不知道誰喊了一嘴,其餘人也跟著紛紛扯著嗓子喊。

一時間蘇員外三個字傳遍各街各巷子。

“哎!”

蘇員外一副風塵仆仆的跑出來,“怎麼了怎麼了?出了何事?大家這般急於喊我?可是飯菜不好吃?”

盛靈芝看著眼前的人,冷笑了一聲:“蘇員外!不是飯菜好不好吃,而是……”她瞟一眼地上被按住的老乞丐:“什麼叫乞丐?什麼叫吃飯免費,食材要錢?還有,地上的人他窮了點穿的差了點,但你的酒樓不是說了嗎,好吃就進去吃,卻轉眼將人亂棍打出來!這是何道理?!”

話音剛落,街上的人道:“是啊!不是說好了嗎?”

店小二:“上麵寫著……”

盛靈芝:“不好意思,我們不認識字啊!隻能聽你們說的話,而你們說的話,就是可以進去吃的啊!”

街道的人,就連酒樓裡的也跑出來:“就是啊!”

“我們進去時說的是嚐嚐好吃就進去吃,現在又說什麼規矩寫在上麵,我們也不認識字,這不是坑人嗎?”

盛靈芝一改剛纔的冷臉,一臉糾結的樣子:“不是吧?蘇員外不是大善人嗎?怎麼可能欺負我們小老百姓啊?”

嗬!

蘇管家!

今兒,你不出點血,靈芝不罷休!!

“!!!”蘇管家老臉憋死,目光如豆。

死黑妞兒,搗什麼亂!

老乞丐看著街上的人被調動情緒,又看眼前這個蘇員外憋屈的樣子,趕緊加把火:“呸!一天天的假模假樣!什麼大善人,騙子!!!”

“說什麼嚐了覺得好吃就進店裡麵吃,進去了又罵彆人說是乞丐,啊呸!假仁假義!”

蘇管家老臉繃不住了,目光一轉,笑眯眯的上前拉老乞丐:“老哥兒,你這是說的哪裡話啊?蘇某隻是反應有點慢,大家說的又多,一時間腦子轉不過來,怠慢了老哥兒了。”

“啊呸!欺負老實人!”

“抱歉了老哥兒,這刁難揹著我搞這一出,蘇某回頭自會教訓,隻是希望老哥賞個臉,我們進去喝一嘬小酒,讓蘇某好好賠禮。”

老乞丐撇撇嘴,抖抖衣服,故意將臟兮兮的衣服外套丟給蘇管家:“要錢不?”

蘇管家眼裡閃過什麼,笑眯眯接著衣服,還脫下自己錦繡綢緞外套給老乞丐:“老哥兒,我們今天酒樓飯菜免費的……”

老乞丐指著牆上的告示:“喏,你看吧,欺負我們老人家不識字,騙我進去,還打我!”

“騙子!”蘇管家瞪著店小二:“老夫信任你,你居然欺負人!不要了,解雇了!”

說完,笑眯眯看著老乞丐:“老哥,莫氣,這人是騙了你我想賺錢進他的腰包,好在發現了,老哥放心,裡麵免費……”

“呸!難吃的要死,免費老子也不吃!!!”